UNCLEAR CONSCIENCE

2018-11-10 01:01:05

作者:佘躁棠

我所拥有的一点点信仰都归功于政治家和科学家,而不是传教士

但戈登布朗本可以更好地处理胚胎研究行,而首席鞭子杰夫胡恩也不会逃避批评

与天主教部长和国会议员的对抗与科学怪人主教的骇人听闻的恐吓一样可预测

事实上,我的同事詹姆斯莱昂斯在四周前首次揭露了内阁内部的紧张局势

PM在众议院对David Cameron的回答两次暗示妥协,但直到昨天他才明白

然而,这一行突出了一个基本问题,即良心问题要求在议会进行“自由”投票

包括医学研究以挽救生命,同时排除数千名伊拉克人的屠杀是相当不正常的

遗憾的是国会议员没有更多地发现他们的良心